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流 年  

2006-06-17 15:32:27|  分类: 散路文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都喜欢那个屋顶,高中教学楼四层顶上那块小球场般的长方形空间。深灰色的粗糙表面有个微微的弧度,摩擦力给人安全感。

屋顶的北面、西面、南面各有一棵高高的树,北面是柿子树,秋天结红红的漂亮得不真实的果子;西面是一棵银杏,五层楼高,树型极美;南面是另一棵银杏,听说和西面那棵是一对。

记忆中功课永远不松不紧。坐在古旧的三层楼上课,快快做完因式分解就可以望望野眼。如果在靠北的窗口,可以看停在电线上的麻雀,密密麻麻一长排,或是看楼下早已废弃的防空洞顶上开的白色月季;如果在靠南的窗口,我喜欢看着那个屋顶发呆,上课时间的校园很安静,有隐隐的读书声,屋顶空荡荡的,在阳光下沉默…

这时的小四一般是在旁边奋笔疾书,或是轻吁一口气,抬头,对我笑笑。

背英文是每天的必修课。背完英语后若还有时间,就下五子棋,我们用格纸簿画棋盘,用铅笔轮流画棋子。记忆中总是在和老二下棋,我喜欢执白,从来不管输的人先手的规矩。

下得多了就熟悉了彼此的特点,总是快下满一张纸都分不出胜负,每一招都得想半天。

其他,动漫占据了很大一片时间。我们看《忍者乱太郎》,老大学里面的那只“嘿姆嘿姆”,惟妙惟肖。也看《乱马1/2》,《金田一事件簿》、《木偶师左近》什么的。老二爱看漫画,却记不得他都看些什么了,印象中只有他靠墙坐着的侧脸和翻漫画书的粗短手指。

租书店也卖杂志,有一次和小四一起看中了一本厚厚的动漫杂志,名字忘了,只记得是深黄的封面,被夹子夹了挂在店门口的绳子上。我们俩就在那里一页一页地翻,直到翻到价格……

又一天中午,四个人骑着单车一路飞到租书店,老大和老二很忍耐又好笑地看,我们叽叽呱呱地又把那本杂志翻了一遍。最后终究没有凑钱把它买下来,四个人又一路丁零当啷地骑回了学校。

后来看川端康成的《名人》,不知为什么想起的却是那些阳光很好的中午在一张擦得半旧的纸上下五子棋的情景。

那时也开始买属于自己的磁带。第一盒是《'98格莱美的喝彩》,直到现在还随身带着几首那里面的歌,听的时候耳旁仿佛仍有录音机特有的轻微的沙沙声。另一盒是Disney的轻柔摇滚《乖乖睡》,旋律、歌词都极美的一组摇篮曲。也听Enya,抽屉里还有一盒当时翻录的《树的回忆》。

就这样,我们做曲线函数,鼓捣物理化学,背英语,租漫画,下五子棋,听音乐……如果还有时间,就去屋顶上坐着。

这种事,老大和老二是不热衷的,但小四和我喜欢。其实什么也不做,就是坐在屋顶的沿上,在空中荡着脚,偶尔伸手去碰碰一树的银杏叶,想它们的寂寞。

屋顶不高,坐在上面可以看到班级教室里走来走去的人,却听不到声音,像看一部默片。也能看到对面那幢铺了木地板的小洋房顶,停在了不知几十年代的某一天。

深秋的时候,柿子树叶子落尽,十几个通红的柿子很诱人地在树顶招摇,于是,午饭后几个人商量着找来一根长竹竿准备弄几个下来尝尝,很伟大的计划却由于教导主任的经过无疾而终。

后来,听说柿子全都掉了下来。

那年冬天下了雪,还在上课的时候,外面就渐渐白了。下课铃一响,整个校园就像一锅煮沸的开水,对着的两幢楼的每一个窗口都挤满了脑袋,雪天总是有节日的感觉。

四个人好有默契地飞奔下三楼,穿过湿漉漉的花坛,一口气跑上那个屋顶,果然还是一片完整的洁白。还有几个女孩跟了上去,却是不肯上来,站在那里笑笑地看着傻乎乎的我们。马上,两个雪球飞了过去……

日子很快地过去,在屋顶上坐着坐着,梧桐花就开了。那是六月的一天,阳光很亮。高考,回校,拍毕业照,每个人都笑得长大了一般。我们最后一次爬上那个屋顶,四个人大洌地坐着,看那一树银杏叶,谁也没有说话。最后拍了一张照片,在洒满阳光的屋顶上肩搭着肩站着,笑得好像永远不会分开一样,然后,忽然天涯尽处……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