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女人香  

2006-12-03 20:01:32|  分类: 散路文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时说的香艳之事,必定是连着女人的,香是女子的气味,艳应该是女子的姿态吧!“香艳”这个词分明是贬意,大约总和青楼女子沾些干系,可是,却事得其反,反倒把女子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娇烘托得有了几分神韵,颇得画龙点睛的魅力,让人欲罢不能。

  时尚版的编辑是我的好友,对香水的品牌如数家珍,亦有自己的高见,她说,Posion是一款前卫的香水,适合于去蹦的和在热闹的酒会上使用,人越多,它越出风头;DolceVita是和情人共渡烛光晚餐时的首选,单那名字便诱人——甜蜜的生活,虽然俗气,却是万千女子永恒的追求;Dune就比较中性化,平常办公室里可以接受这种淡淡的不张扬的味道,有平静的美丽;MissDior则是魅力女人黛安娜的钟爱,可惜,伊人已去,只徒留下这个悲伤的品牌,赚取同情者的一点回忆;还有水之恋(KENZO)和丝(Galeche),是有钱有闲有品味够浪漫的女子的私房香水——贴身的秘密……我等平凡女子实在没有太多机会出入豪华酒会、金粉盛宴什么的场合,所以应该选一款比较收敛的品牌,只需有淡淡的持久的香,若可达到有暗香盈袖的意境,便是最高境界,足矣。

  薛宝钗是最著名的调香师,单那一枚异香异气的冷香丸便不知要糟蹋多少白牡丹、白荷花、白芙蓉和白梅花,依她的心计,那冷香丸当然不仅仅是疗病的,言语之间,引诱宝玉,勾起他的痴情,再加上“金石奇缘”之说,也不知为此惹出了多少宝黛官司。

  对于香,香菱亦有精巧的辨白,一句话,竟也压下去那夏金桂的三分盛气——不独菱角花,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他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清香比花香都好闻。就连菱角、鸡头、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令人心神爽快的。

  这倒是真的,若有心,连雪后的松树林里都有一股清寒之香——那种香,冷傲之极,仿佛沾了仙气似的,非凡间的俗香可比。

  得到的第一瓶香水是妹妹送的,Avon的绿茵,浓缩成小小的一瓶,味道非常的清爽浪漫,仿佛可以嗅到大自然的花叶幽香。她那时是穷学生,能从饭伙费里挤出钱来给我买这奢侈品,让人非常感动。

  有很长一段时间,街上的化妆品店都打起了“香水加油站”的招牌,加油站——一听这名字就要吓一跳,也赶去凑了一回热闹。有好几个品牌,“久日”、“一生之水(LEAUDISSEI)”,只有“一生之水”这四个字对脾气,对女人的脾气,打了一小瓶,用了一个夏天,薄衫轻裳,绿玉耳坠子,一摇头,香气摇摆着来了,故意不动声色,外人眼里越发得神秘,心中只有窃喜。

  Samsara(轮回)是一个朋友从上海邮来的生日礼物,我看着这个名字,心中不由得一凛,那瓶香水握在手里,总有怪怪的感觉,仿佛那香气里掺了前世今生谶语。有一次,在一本时尚手册里读到一则关于Samsara的介绍——Samsara香型:半东方花香木香型浓香水前调:茉莉、玫瑰、水仙,紫罗兰中调:茉莉、鹜尾草、白檀尾调:香草、龙涎香含东方神秘情调,华丽的茉莉花香与温柔自信的白檀香配合得很协调,强调的是女性对於爱情纤细和强韧的两种诠释,在气味上给人以人性方面的联想。由于两者控制得当,所以不至于流于柔媚的感觉。

  我看了不禁叹道,真是字字珠玑呀!

  后来,香水瓶子被我碰到地上,一面责怪自己,一面慌乱地拾起,还好,只是瓶底破了一个洞,因为抢救及时,香水并没有洒出去。热心的同事去街对面的一个诊所要来一支针管,将剩在瓶中的香水一点点吸出来,又有人贡献出一个夜巴黎的空香水瓶子,再一点点注射进去,几个同事忙前跑后,非常地热心。一个无聊的下午,弄得每个人身上都香喷喷的——这个情节好熟悉,是张爱玲的《多少恨》里的片断,家茵为了给小蛮找一本童话书,失手打碎了香水瓶子,宗豫信手取了一枝洋水仙插在香水瓶子里,眼睛里带着凄迷的微笑——好一个感伤的情节,可是,被我重新演绎,没有半点忧伤的浪漫,只是徒生了许多麻烦。下班坐在班车里,不知情的同事议论纷纷,是什么香,好香啊!有一点品味的女孩子则不动声色,暗自在心中猜测着香水的品牌,看着她们颦眉凝目的样子,我心里非常的不安,又要让她们破费一笔。

  时尚让人忽略了太多的东西,比如已经被世人淡忘了的书香、墨香。

  时尚女子的身上似乎应该是没有书香的,若读书,大约仅仅止于街边花俏的时尚杂志,沾了爱字的半真半假的酸溜溜的MAIL,或者在网上读读《第一次亲密接触》什么的网络小说走走过场,唐诗宋词、钱钟书、古西腊哲学,再加上莎翁泰翁,已经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研读起来费时费神,须得是故纸堆中的女学究们钻研的课题。

  我不信一个衣裙袅袅的女子不通文墨也会引人注目许久,也许,只禁得住那轻轻一瞥,久了,便只是一杯寡淡的水——这个比喻虽刻毒了些,却是非常中肯的批评。

  谁说书香墨香就不是女人香呢?

  张爱玲就是那个时代的时尚女人,拍照时懂得拉低衣领取悦观众,祖母的丝绸被面她敢拿来做旗袍,爱上一个世人唾弃的汉奸,和他写下一纸婚书,哪怕他另有新欢依然坐一顶青呢小轿去和他诀别,一切惊世骇俗的事在她都是最自然不过的,完全依性情而来——时尚不也就是惊世骇俗吗,可是,她这样惊世骇俗的女子身上便有书香、墨香,古往今来,正典野史,异域文化,别族风情,在她都可谈吐珠玑,信手拈来,下笔仿佛有如神助。

  有谁说过,香水是最能体现女人味的化妆品,可是,除去现实的香味,只怕还要再添上书墨之香才是最具魅力的女人之香吧!

  红尘万丈,尘埃落定,只怕只有这书墨之香才是最正经的香,希望这点女人香,不是转瞬即逝。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