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榆钱、故乡及其他  

2005-10-20 16:51:23|  分类: 散路文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看到卖窝窝的,便怀念起故乡的榆钱窝窝了,才忽地发现自己已离开故乡多年了。

     记得,故乡的榆钱大抵生在三四月间,确切点应在清明前后,这时的故乡也是最美的,嫩枝抽了新芽,光鲜光鲜地像洒了油,赶早的花儿也开了,空气中弥漫的尽是清新的味道,这种味道在离开故乡后已很少闻的到了。尚幼的孩童却只关心吃的东西,从立春那天起,就几个一伙,轮流看着那棵老榆钱树,巴望着她快快生出榆钱来,好一饱口福。

     春天之所以招人喜爱,就是因为她孕育的东西往往一眨眼的功夫就到来了。最令人兴奋的莫过于头天晚上还干干巴巴的老榆钱树,第二天一早已是满树的榆钱了,孩童们便欢呼着竞相往上爬,这时大人们总是在下面吆喝:“慢着点,慢着点,多着呐。”

     说起榆钱的吃法,有很多种,无论是生吃,蒸吃还是做成榆钱窝窝,都各有独特的味道。生吃便也不用洗了,折下一枝,摘一把塞进嘴里,慢慢地嚼,清新中带着淡淡的甜味儿,咽下去,那清新便片刻没了整个身子,纯纯的,有说不出的愉悦,有时有阵风吹来,便夹杂着花香味一同吃了下去,那感觉更是妙得无法言语。

     要么便蒸着吃,这种吃法与吃荠菜差不多,少许的面粉拌了,放在灶里蒸,熟了,再放些麻油调和着。像这样的吃法虽然很是方便,但也引得人胃口大增,当然能每餐一碗,而且邻里都亲的很,往往一家做了,便都得饱了。

     再个儿就是做成榆钱窝窝,这也是榆钱最妙的一种吃法。从开始做,孩童们便垂涎着口水,等上了灶,生了火,就围着灶堂打转,生怕吃不到,闻着从灶堂里飞出的蒸汽,馋得直流口水,总算挨到揭锅,便也顾不得烫,抓起一个,咬上一大口,猛嚼几下,咽了下去,虽烫得两眼泪,却嘿嘿地傻笑。大人们便把邻里都叫来,谈笑着,吃着。

     当然,吃榆钱的时日也是有讲究的,这东西宜嫩不宜老,嫩了方才清新,老了便就涩了。因此故乡也有这么一句农谚“三月里清明榆不老,二月里清明老死榆”这里的三月二月是指农历,大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话还这样说着,一晃,这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记得上次还是朋友回家,返城时带了一些,送给我一碗,才算尝了新了,可这也过去一年多了。而在这里,非上馆子,很难吃到这东西,馆子我是很少去的,偶尔去上一回,恰又不是榆钱上市的时候,所以今年竟不曾吃过,也算是憾事。

     向来不恋故乡的我,想到这里,觉得故乡可爱极了。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起这么深浓的情思?再一思索,着实很浅显:因为故乡有所恋,而所恋又惟故乡有,便萦着系着,不离不舍了。譬如最爱的家人在那里,知心的朋友在那里,怎能不恋?怎能不念?但是仅仅为了爱故乡么,不是的,不过是故乡的几个人几样物把我牵着罢了。若无所牵,更何所恋?像我现在,偶然被榆钱所牵,便怀念起故乡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