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月 痕(三)  

2005-10-10 11:54:40|  分类: 微语言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掩月山庄庄主夫妇的人头,让我在玄云宫站稳了脚跟,也取得了玄云王的信任。我做了他的贴身护卫。他似乎很信任我,有许多事情,他都放心地交由我去做。但我知道,在心底,他从未拿我当作朋友来看。在他的眼中,所有的人都不过是棋子,被他捏在手中,任由他摆布。我时常在想,我究竟被当作了哪一颗棋子?将,还是相?抑或,只是一匹马,一个小卒?

我有了很多的机会,亲眼目睹玄云王杀人。他很喜欢杀人,杀人仿佛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乐趣。而他每一次杀人,我都会将能看清的招式牢牢记在心里,记录成册。我还利用我的身份之便,偷入他的密室,抄录了他的武功密笈,并全部传授给你。

可是当时,来大漠教你武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你还那么的小,生命脆弱得像一根芦苇,经不起风雨。为了让玄云王完全放松对我的警惕,也为了让你的生命更加安全,我不得不开始杀人,替玄云王杀人。

杀人,像杀你的父母一样杀人,我成了最恶毒的杀手。

你四岁的时候,我杀了月华山燕家堡满门七十三口人,我的刀,掠过了从三岁孩童到八十岁老妪的每个人的咽喉。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一双年幼稚嫩的眼睛,它射出的天真无邪的光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里,流出冷冷的血。然而,我还是无情地挥刀而去。

你六岁时,我杀了玉虚观里的一个道人,那时他已经身负重伤,毫无还手之力,而我,已经将他的首级割下,送给玄云王。你七岁时,我杀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人,我甚至已经记不清杀他的原因,只记得,那是玄云王交给我的任务。

而在你九岁时,我杀了一户农家,只因他们家有个漂亮的女儿,也因为他们家的女儿被玄云王看上了。那真是个刚烈的女子,我把她带到玄云宫,她依旧誓死不从,咬舌自尽了,临死还冷冷地看看我。我竟感到自己心虚。

那么多年了,我杀人无数,人人对我恨之入骨。可是孩子,还有一次你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你一定会更加的恨我吧。是我亲手杀了你的养父母。

那一年你十四岁。那晚,寒风猎猎,我闯进了他们的家里,他们一眼便认出了我,也正是我在十四年前将你亲手托付给他们。他们拿出了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我,临走时,我还是割下了他们的首级。我分明看到他们眼中的不明白,那种苍茫的死不瞑目。其实他们不需要明白,十四年前,在我选中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们用来证明你的冷漠。

那晚的你和今夜一样,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你用双手刨着坑,将他们掩埋,冰寒的沙砾上留下道道血痕。我已经知道,你已经足够冷漠,我的心里感到一丝欣慰。也有一丝悲凉。

看到了吧?孩子,我已经不再是我,我成了一台杀人的机器,我的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在玄云宫,我的嗜血程度几乎不逊于玄云王,我成了江湖上人人憎恶的杀手,还背负着剿灭掩月山庄的罪名,江湖上所有的人都想杀我。

也许,正因如此,玄云王才会对我放心,甚至允许我住在掩月山庄。他以为,我是想以此炫耀。而我,只是想在每个黄昏来临时,陪在你父母的身旁,伴着这无终的月痕,给他们说些知心的话。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心里好受一些。

这就是我的二十年,长得,几乎超过我的一生。

 

7

在江南的烟雨楼,我找到了那间小小的酒寮。那里有甘冽的梨花白,酒汁清亮,入口时,如同那一夜月光的冰凉。

每个黄昏,我都会坐在窗前,等你到来。梨花白一杯杯倾入喉头,我想,一定会有这样一天,你站在我的面前,将你冰凉的刀锋,掠过我的颈项,而那一刻,我的眼前鲜血喷涌,我的心,微感苍凉。我笑了,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静静地微笑。你却在流泪,月色如银,你的每一颗泪珠都镶了一层银边,砸在沙滩上,渗进沙里。 

有人曾说:爱一个人太深,就会醉;恨一个人太深,也会醉。而我这一生竟然醉了三次。离开那片如风的松叶林后的第一个十年,我醉了。在茫茫的大漠,一个刀客,横卧黄沙,刀光剑影。你的父母在我面前倒下,我醉了,月光如冰,落叶如尘。你的刀掠过我颈项,我醉了,再也醒不来,再也不问江湖事。我唯一想知道的是,那片松叶林是否葱郁依旧。

别哭了,孩子,我不怪你,我是甘愿这样的。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事,并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早就想解脱。只要你成为了这世上最好最快的刀,我的愿望就已经实现,我真的很满足。如果生命是一场忧伤的大雨,我这一生,已足够痛快淋漓。爱过、恨过、痛过,也悔过,我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月亮落到了东边,天就快亮了,走吧,孩子,离开这里,离开这虚妄的神仙之地,去玄云宫了却恩仇,去掩月山寻找父母,去江湖,夺回属于你掩月山庄的那片天空。然后,再找一个地方,将所有这一切,全部忘记。 

白色城的最后一夜,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相忘于江湖。我深信,总有一天,你会懂得这句话的含义。月光渐渐变淡,你已准备离开,我也要离开了。我要去见你的父母了。我会告诉他们,你已长大成人,玉树临风,你已经是江湖上最快最好的刀。 

我的身体变得轻盈,比你的刀锋掠过我颈项时还要轻盈。我轻盈地从你身旁穿过,乘着风,踏着月,拂起你的一袭白衣。

“我走了。”我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已经听不到我的声音了,可是,我还是那么的想要跟你说话。你流着泪,叫着“师傅”,你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二十年来,我从没跟你说过我的名字。从你父母死后,所有的人,都只叫我血魔。而其实,我是有名字的啊。只是,那名字早已湮没在了岁月里。 

你听到了么?我遗失的名字掠过你耳边的长发,你听到了么? 

冷风渐大,载着我向那片月色飞升,冰凉的月光穿过我的身体,我感觉不到冷。最后一次,我回过头看你,朝着玄云宫的方向,你在月下独行,手执冷冷的掩月刀,一袭白衣融进月色,融进我流不出泪的眼眶……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