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月 痕(一)  

2005-10-10 11:51:30|  分类: 微语言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孩子,你真的长大了。

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看你的面容。你的模样像你父亲当年一样帅气,眼睛像你的母亲一样幽深,连致命的招数都在你手中幻化成行云流水,充满了诱惑。只是在你的脸上丝毫看不到了江南的清秀,多了几分大漠的冷傲。其实这些不是我想做的,可是我却做了。孩子,不要怨恨我。

我有过后悔么?可是能后悔么?我不能后悔。既然不能,我就要把这件事做好,这可是你的双亲最后的遗愿。孩子,你终究没有让我失望,你做到了,那么的水到渠成,潇洒自如。我二十年的心血在顷刻间有了应有的回报。

二十年啊,红颜成了枯骨,英雄白了须发,而我,只在等着你长大。

江南的夜有些苍茫,有些微凉,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水汽,月光流水般倾泻在静谧的水面上,泛起迷晃破碎的银光。水畔的那家小酒寮,草棚下搭着四面透风的篱墙。在那个临窗的位子,我坐下来等你。窗外,时而雨,时而霞,时而风,时而月。窗下,杯中的梨花白甘醇而凛冽,陪伴我每一个等待的黄昏。二十年来,梨花白若能倾泻而出,是否可作一川逝水,老去我所有年华。

一直以来,我都怀着隐隐的渴望,渴望着有这么一天,你站在我的面前,将你冰冷的刀锋,轻盈地掠过我的颈项。坐在窗下,有冷冷的风掠过喉咙时,我就想象那是你的刀锋在游走。

转眼入夜。

转眼,你已经站在我面前,一袭白衣,长发猎猎迎空。那一刹那你像极了你的父亲。

夜幽清而空寂,月光明亮而干净,桃花散发着透明的香气。你朝我走来,刀声哗啷,惊飞了岸边栖息的鸥鸟,掀动翅膀拍打着这片静谧。

我已经听出了,是那把刀,二十多年前,响誉江湖的掩月刀。你的父亲曾经用这把刀惩恶扬善,锄暴安良,成就了和你们掩月山庄一样的名声。在割下你父亲的首级的时候我带走了那把刀,到你9岁的时候,我把它交给你。

是的,我要你成为一名刀客,而不是剑客。刀客都是冷漠的,我要的是你的冷漠。孩子,其实我并不愿意这样做,可是我必须要这样做,因为你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掩月山庄两百条人命,你的父亲,你的娘亲,还有,我。也是因为如此,我把你带到大漠边陲的一座白色的城,亲手把你托付给一户安分的人家。还是我,亲手教会了你绝世的武功,将血海深仇一点一滴融进你的生命里。

至今我依然记得那座白色的城,那是一座大漠边陲落寞的村落,左边是平缓的土丘,右边是连绵的沙丘。沙漠里的黄色和黄土的黄色多么不同啊,黄土的黄色虽然黯淡,可总给人些生命的希望,而沙砾的黄色,苍白而无生气,是被碾碎的生命,被遗弃的岁月。

那座城会在午后的阳光下发出白色的耀眼的光芒。墙体已经严重损坏,但是看不出任何坍塌的迹象,好像岁月长河里的石子,虽然经受着岁月的侵蚀,却不会破碎,直到变成砂,变成末,纷飞在无边的落寞里。

站在西北角高高城墙上面,可以眺望整个村落所在的一方土地,周围是无望的空旷与静寂。孩子,这二十年来,你肯定学会了寂寞了吧,你也一定变成我期望中的那种冷漠了吧。不然我怎么总看到在血色的残阳中,你孤独地走在白色的城的脚下,影子长长地拉在荒凉的大漠上,飞鸟疾掠而过,留下凄凉的划破长空的长鸣。

 

2

你忽然起势,招式来得好快,激越的刀气飘扬起水鸟洁白的羽毛,一霎时,如同漫天的大雪,在江南的桃花树下缤纷飘洒,而你凌空飞来的身影,就像你的父亲一样洒脱,干净,彻底,没有一点的拖沓。

我略略地眯起眼,看清渐渐逼近的你。我老了,老得几乎看不清你招式的来路,这些武功都是我教你的,却被你演化得如此神奇,孩子,你一定吃了很多的苦,你一定都把痛刻在了心底。我想我真的老了,老得竟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我想肯定很冷漠。这是我二十年日日夜夜渴望的冷漠,而今天真的来了,我的心却有微颤的痛。

我能看见的,惟有你的刀锋,像一缕纤细而冰凉的月光,轻盈地掠过我的颈项。那一刻,鲜血喷涌,微感苍凉。

我仰起头,鸟儿们的翅膀映着冷淡的月光,映着桃花轻浅的淡白色。我觉得有些冷,冰凉的空气蛇一般浸进我的咽喉。我嗅到湿润的风中弥漫着淡淡的腥味,还有那一抹殷红的血色。一阵风起,桃花纷落,飘飘洒洒。我的颈骨碎得有点沉闷,甚至,无声无息。只有水面微浪均匀的呼吸声,让我想起家乡的那片松叶林。每逢山风吹过,总是俯仰出悠然的韵律。

那一年,我也二十岁,和你现在一样年轻。那一年,我开始走出家乡,开始行走江湖,在江湖上做着替人讨命的事情,混一个微薄的身世,过着冷漠的生活。不同的是,我的冷漠是因为我所做的事,而你的冷漠是我刻意营造的,是我迫切想看到的。我想我是自私的。

那一年,在我的家乡,我有一个女人。我们曾一起到过那片松叶林,细密的叶子,把阳光分割成不成形的碎片,砸在林间葱郁的青草地上,反射出愠眼的绿光。我在那里舞刀,她就温静地依偎在一棵松叶树旁,望着我。她的眼睛清澈透明,一样幽深。

在我决定离开家乡的时候,她一直沉默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没有告诉她我什么时候会回来,她也没有问。她不是江湖中人,她不懂江湖,可是她知道一位刀客的离开就意味着生死诀别。她送我到那片松叶林,地上的青草已经开始败落,我头也没有回就走了。时间就此定格。

那么多年了,江湖的厮杀让我几乎忘记那双眼睛,在见到你的母亲的时候,我忽然又想到了那双眼睛。只是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是儿孙满堂,还是依然在那片松叶林等我回去?可是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去知道了。

可是,我终于还是等到了我所渴望一刻,以我二十年来的所有背负,和你二十年来的一切仇恨,化作瞬间的满足。是的,我等到了,我一直渴望的那一片刀锋。那一片冰凉的刀锋啊,如同当年,我割下你父亲首级的那一个夜晚,那一大片的冰凉,那冰凉的月光,泼洒在殷红的血上,印证着一种信念。

我笑了。孩子,我为你笑了,你做到了,你的武功让我觉得二十年的心血没有白费,你终于可以在十招之内让一个一流的高手人头落地。我笑了,也为我自己,你父母的托付,我终于完成了。二十年啊,就为这一瞬间。可是孩子,我的笑你能听到么?它隐匿在江南苍茫的夜色里,隐匿在你布满仇恨血丝的眼眸下。这样的夜,这样的风,让我想起了松叶林里的风,一样狂疾劲掠,吹昏了夜色,吹寒了躯体。

孩子,你的刀比你父亲的还要快,甚至快过你的母亲。人头落地的瞬间,我瞪大眼睛,看着你将我的首级,悬在腰囊中,如同当年,我将你父母的人头,放入背囊。

 

3

你的父亲和你的母亲,他们全都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两个人,可是他们,也全都死在了我的刀下。

我知道你不懂。其实,我也不懂,为什么这样的事,一定要发生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我爱的人,一定要和我隔得那么远,以至于要用生和死来丈量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我走出松叶林之前,我只知道舞刀,为了心中一个遥远而虚恍的梦。我曾梦到自己是一位行走江湖的侠义刀客,并为此如痴如狂。而那个女人与我咫尺,我却视而不见,直到落寞的时间把热望的心冷却。在我走出松叶林后的一些年里,我才开始惦记那双眼睛,可是我却再没有回去,慢慢地惦记变成回忆,积淀在心底,成了模糊的影子,后来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一晚,月光如同今夜这般皎洁,是我,亲手将你父母的首级献给了玄云宫宫主玄云王。我执着那把沾满你双亲鲜血的刀,背囊中是你父母的首级,他们双目微闭,面容安详。我将他们献给玄云王,只博一笑。而另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我把你送到了白色的城。

我开始不停在夜里把自己灌醉,希望自己忘记些什么,却又在尘封的记忆中找到了那双眼睛。它像极了你的母亲。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母亲在我面前倒下,笑容绽放在她死去的脸上。眼睛里的光芒开始慢慢散去,可是依然幽深透明,也永远地投映在我的心湖。

那些个漫长的夜,我将你引出儿时的甜梦,带这睡眼惺忪的你来到白色的城的脚下,一招一式地传授你武功。我将我的所会所学、你的传家绝学掩月刀法,还有偷来的玄云宫的武功秘笈,全部都教给了你。

你的武功一定要很好很好,这是一开始我就告诉你的,因为,你生来便是要复仇的,你要杀了掩月山庄的仇人玄云王,你要完成你的父母没有完成的使命。这是你的命,从你落生的那一刻,就已写就。孩子,你一定觉得我很专断,我太自私了吧?你一定很委屈吧?我从不告诉你为什么,却让你幼小的身体来承受这样的沉重。

那些夜晚真是漫长啊。有许多次,我看到你稚气而又冷漠的脸,看到你那没有一点笑容的表情,我就会生出莫名的悔意。我不知道,我们这些自命为正义的大人们,究竟有什么权利,来剥夺一个孩子的所有天真和快乐。

从小到大,你有过一次淋漓尽致的快乐么?你有过一次发自内心的欢笑么?你有过一次真正的倾心的爱么?孩子,你一定在怨恨我吧?一次一次我看到你,坐在那口枯井上,望着了无一切的苍穹,直到残阳如血,倦鸟归家。漠北的沙尘风干了你本来稚嫩的脸,留下一片冷漠的颜色,像那一夜大片的月光,冷清,淡漠。

孩子,是我误了你,是我误了你啊。

是我,用上一辈人的仇恨,用你父母交付的使命,将你原本明朗的天空,涂成灰暗的颜色。在你的心里,我唯一给你种下的情感就是——仇恨。我教会你仇恨,掩月刀发出冰冷声响。而现在,我已经不知道,我们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我只知道,你父母托付给我的事,我已经全部做到。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