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失爱元年——妈妈的话  

2005-12-26 14:37:27|  分类: 散路文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下班之前,收拾好自己,提前回家了。好久没有这样徒步往回走,竟有了怀旧的味道。空气里有淡淡的尘土腥气,路边是一丛矮树,一群白色的鸽子从铅灰的天空飞过,高唱着纯洁的圣路里亚的歌声。圣诞了,它们说。

 

凉亭的顶和柱子全是大红色的,只是在昏暗的天色里,怎么看都有种残淡的感觉。在广场南边的石堰走了几次,用步来量一下石堰上栏杆的长短,每一次都跟上一次的结果不同。黑沉沉的云在天空中垂着,是雨,或者雪?这一天,又快要结束了。

 

时间平平淡淡的流走,仿佛岩上的一溪清泉。傍晚的时候,在微凉而温柔的的风里,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听着舒缓的音乐,手指间夹一支点燃的烟,在缭绕中感受这冬夜里的南京。原来,南京的夜晚也可以如此宁静。天空几颗寒星在闪耀着,月亮却隐在了树梢。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可以就此释然,在这个大城市的一隅终老。

 

冬至日,天气理所当然地冷了,阴沉沉的却没有下一些雨或者雪。楼下的那棵树,只剩下斑驳的残叶。虽然每天见到它,却还是不知道是棵什么树。我对于不在意的事物,总是抱着麻木的态度。禅宗里有诗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然而,今年看起来注定不是好时节。

 

电话忽然响了,是我最喜欢的铃声,每每听到它,我总会想起一个故事。

 

起身,踱到房间,拿起手机,竟然是母亲的电话。才记起,已经好久没有听过她的声音了。我知道,家人从未曾忽略我,只是我长大了,却忽略了家人。接通电话,母亲问我:在他乡还好吗?是呵,来到这个城市那么久了,还好吗?许久以来,都没有问过自己,只是在日复一日中逐渐冷漠了自己。懵懵懂懂之中,从喉中飘出“好”,却已经泪流满面。

 

我家前院的西房里,住着燕子。外公在世的时候,那屋子里就只有一个燕子的巢,母亲说,如今已经是三个了。每年春天,母亲总要把西房的顶窗打开,以便燕子出入。母亲告诉我,虽然外公外婆过世多年了,燕子依然年年从南方归来。我点点头,挂了电话。泪水又一次漫过堤岸。

 

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这是我喜欢的酒。朋友说,他们不喜欢白兰地,像毒药。而我喜欢的就是她凛凛冽冽的味道,入喉一种幻化的感觉。杯尽,躺在床上,听CD里传出洞箫的声音,清幽深远,象是走在深山里,峰回路转,天高云淡,只是孤单单的却没人陪自己一同走,心无端的乱了。在我的生活中,有太多应该忘却的事。比如说想念。比如说一段故事。比如说你。

 

想要忘记的总那么清晰。突然就想知道:你在他乡还好吗?从未计算过你离开后的日子,只是眼睁睁看它们万劫不复。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清晰。一样的圣诞,不知道你那里是否有一样的天气,是否也有一样的零下五度,是否也有一样的心绪……

 

记得有一年秋天,我们去山上玩儿,延着山顶转了几道山梁,在一个山坳里看到一片绿色,顺着山道走下去,走进去才发现只是断瓦颓垣罢了。那里曾经有过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都随着时间消逝怠尽。至于当年是谁第一个居住在这里,是谁最后离去,已是不可追寻了。才忽然明白,原来灰飞烟灭也是记忆生存的方式。
 
你说,是么?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