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碎 片  

2005-11-09 16:19:54|  分类: 散路文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把吉它挂在墙上,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把它叫做老吉他了。

  三弦断了,从琴柄上垂下来,像是一个被时光扭折的音符。

  老吉它是“红棉”的,它的名字曾经是那样的响亮,以至于今天仍可以从它的身上依稀看到当年的荣耀。

  老吉它原是同宿舍一位同学的。还记得他是怎样在我这样的小弟面前卖弄他的轮指手法,怎样如何使我们带着倾慕的目光竖起耳朵听他在一弦和六弦上同时舞动手指奏出极富技巧的滑音。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像电灯泡似的跟着他,同三两个女同学一起,在校园后的山坡上找一处草坪席地而坐,从夕阳西下直到星月升空。

  在等待他并不修长的手指将一个个的音符拔弄出来的时候,那种静谧却印记一般深深地烙在记忆之中了。

  老吉它易主于我是在那位同学经历了因琴声而致的最后一次失恋的重创以后。他选择了一个从不听他卖弄弹拔的女孩一起到远方去了,而吉它就留给了我。后来我终于明白他的此举并非是酒后的酩酊却是另有深意的,因为失意的悲凉仍一次次地纠缠着老吉它和它的新主人。

  老吉它跟着我的时候落寞多了。因为我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能使它像在以前的主人手中一样散发出璀璨的魅力,更多的时候是我独自对着它低语,即使用十指与它交流的时候,听到的也多是清凄与迷离。

  那个假期,一时性起,带着老吉它回了老家。乡邻不知吉它是何物,他们只见过二胡,怎么也不明白该怎样摆弄那比二胡多出来的四根弦。但是热闹与喧哗很快像风一样消散,乡邻们似乎认为那叮叮咚咚的声音远远缺少激昂与悠扬,他们仍旧在傍晚时分重新围聚到村头的老树下听双目失明的四大爷拉二胡去了。只有邻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成了我忠实的听众。

  他不爱说话,在我弹奏的时候总是不远不近地站着。有一次我问他是不是想学学,他却羞涩地一笑跑开了,躲到与我家相隔的矮墙后,只探头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睛。

  那些日子很安静。我一遍一遍地弹奏着我熟悉与生疏的曲目,甚至包括我记在一个小本上的所有的练习曲。我知道,除了我,还有人在听。

  离家的那个早晨,我刚走出院门,却看到他怯怯地站在那里。看来他等了很久了,短短的头发上竟结了一层薄薄的露珠。我问他是不是有事找我,他先是摇头又很快地说:我能不能和你的琴照一张相?

  我忙不迭地点点头让他抱了吉它,赶快取出随身带回去的相机,让他站在刚照到这片山野的阳光下。

  那张照片照得很美。我寄回家的时候悄悄地留了一张,现在还在我的影集里。

  后来,我走远了。再后来,吉它就只成了一种装饰、一种纪念。但是我仍然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蜷缩在自己的小屋里,听着CD里或者想像中的吉它的声音。

  老吉它挂在墙上,已经积了厚厚的灰尘。我没有去拭擦,封尘的东西,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