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江 湖  

2005-11-03 22:27:52|  分类: 微语言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十八岁之前,我不懂江湖,因为我从未踏上过中原。

大金国与中原不同,大金国没有江湖,辽国没有,契丹没有,西夏也没有,江湖只有中原才有,踏上中原也便踏入了江湖。

然而,我终究没有弄懂江湖,我死不瞑目。

2
我是完颜康,我的父王是大金国的王爷完颜洪烈,自然而然,我也就是小王爷。自幼,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显然这于我也已是习惯,从未想过会有所改变。然而一切还是变了,我成了杨康。

当我得知,我的生父竟是一个江湖卖艺之人时,我的心碎了,继而我明白了,我的母亲为何整日愁眉不展,只将自己独自封闭在王府后院的竹屋里;更明白了我的父王的良哭用心与万般无奈。那一刻,真为我的父王不平。

可我始终不明白,一个女人为何会对一个男人如此痴情,以至于十八年了仍初心不改,难道这就是爱情?还是女人骨子里就有的一种从一而终的因子?我不明白。

不过,我却明白父王的苦心。整整十八年了,虽然我的母亲仍对父王不冷不淡,可父王却一如当初那么爱她。那竹屋便是父王仿照母亲曾住过的牛家村建的,为了缓解母亲的思乡之愁,而且这么多年来,父王更像对待亲生儿子那样疼我爱我。

试想,父王是堂堂大金国的王爷,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可是为了母亲和我,父王从未提过纳妾之事,我也就成了父王唯一的儿子和唯一的寄托。这也是母亲准备跟我生父逃走时,我却留在父王身边的原因。但是江湖中人却说我是贪图荣华富贵,我无话可说,因为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人了解我,更不用说江湖中人了。

3
关于我的生父,也就是江湖传闻中最讲义气的人——杨铁心,我不想再说什么,我对他没有任何的概念,因为十八年的时间足可以抹掉一切。既然如此,再说什么恨与怨都已是多余。

虽然我不曾认过他,但他始终是我的生父,我的体内始终流着他的血,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虽然我也恨过,但只是恨上天的戏弄与安排,我只是他们男欢女爱的结果,可后果却让我来承担。

我不知道他是否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不过我却知道,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绝对不是。他为了所谓的江湖义气,抛弃了我们母子二人。我不恨他,可我却藐视他的行为与不负责任。
我依然记得他的目光,里面尽是卑微的乞讨,他求我原谅他。我问他为什么抛弃我们母子二人,他却说了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转身离去。

江湖,江湖是什么?难道江湖就是抛妻弃子?就是打打杀杀?就是家破人亡?就是劳燕分飞?我真的不懂江湖。

我问我的师父梅超风,江湖是什么?她依旧沉默不语,忽地又仰天大笑,然后冷冷地吐出,报仇。

那一刻,我听到寂寞的飞鸟划破天空的声音。那一刻,我看到了江湖。

4
我有一个朋友,他也是唯一被我唤作“朋友”的人,他叫欧阳客,也就是欧阳锋的侄子,或者说是他的儿子。不过,他却死在我的手上。

不可否认,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人,大都是看重我的权势与地位,想必欧阳客也不例外。虽然如此,但我却喜欢他,喜欢他的阿谀奉承,喜欢他的见风驶舵,喜欢他的阴险狡诈。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碰我的女人,他不守规则,所以他必死无疑。

我说过,我不是江湖中人,所以我不会因为那些所谓的义气而不去顾及的女人。对于欧阳客的死,虽然我也很心疼,但我别无选择,所以我杀了他。

他在倒下的那一刻,恨恨地看着我,目光中满是疑惑与不解,他肯定在想:难道在我眼里他还不如一个女人?可我只想告诉他,我不是江湖中人。可惜他已经听不到了。

郭靖一直把我当兄弟来看,而我却不能,因为我明白在这个江湖上,有亲近就有利用。我只是在保护我自己。

于是我又怀疑起情义了,在这样一个尔虞我诈的江湖上,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情?如果有,它又在哪里?难道我真的可怜到身边连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然而,看看死去的欧阳客,他似乎比我更可怜。因为他自从踏上中原便再也没能回到白驼山,因为他到死也不知道欧阳锋就是他爹。

当我看到欧阳锋痛哭欲绝时,我的心里却在笑,笑欧阳锋,笑欧阳客,也笑我自己。
风乍起,很冷。

突然我恨起了江湖,恨江湖上所谓的情与义,也恨江湖上那些虚伪的名门正派。江湖无非就是名利。

5
第一次见到念慈,我就知道她是我晋升唯一的女人。只有在她那里我才有短暂的幸福,才能暂时的忘记仇恨与名利,我才会觉得我是个堂堂的男人。

她不在乎我的身世,更不在乎江湖上的人怎么看我,她只暂求和我一时的宁静,静静地依偎在一个地方。那一刻,我想起了我娘,明白了爱情。

那一夜,中原下了很大的雨,湿透了每一个在江湖上行走的人。

我有一个很美的梦,带着念慈回到大金国,因为我开始怀念那里的千里牧场与茫茫大漠,还有飞鸟疾掠的身影。

念慈说她有一个愿望,为我生一个儿子,然后告诉他,他爹是个英雄,江湖人误会他了。那时我会紧紧搂住她。

可是我逃不开我的父王,逃不开他那双眼和他手中的金戈铁马。他要的是中原。

我便开始一次一次伤害念慈,一次一次失信于她。

因为父王,我必须学会奸诈与利用。我杀了欧阳客却还要利用欧阳锋,我恨黄药师却离不了梅超风,还有红七、黄蓉和郭靖。

我厌恶江湖却无时不在江湖。直到我死去。

6
梅超风终究没能杀掉江南七怪,欧阳锋依然没有回到白驼山,黄药师也离开了桃花岛,红七不再是丐帮帮主,爹娘隐居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父王的梦也碎了……华山论剑之后一切便有了定数,而我也终究没能看到我的儿子。

最后一次见到念慈是在那天下午,她搂着我,蛇毒已经浸入我的五脏六腑,我已经不能言语。

我不甘心,我不瞑目。我恨,恨中原,恨江湖,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恨我自己……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宁愿从未来过中原,我宁愿死在大漠。

我爱念慈,可是连那三个字都不能说出。

念慈抱着我,说她有了我的儿子。那一刻,笑容绽放在我死去的脸上。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